您的位置:首頁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限制三級  »  風騷的高級援交老師
風騷的高級援交老師
大學校內,德克士。

  一個漂亮的長發女生,正一邊吃著薯條,一邊刷著手機,一邊晃蕩著大長腿。

  面前堆著烤翅、漢堡和橙汁。

  旁邊的桌子,一個男生正聚精會神的看著書自習,時不時的緊鎖眉頭,看樣子似乎在思考深刻的知識。

  這是典型的大學校園場景,悠閑的女生和刻苦的男生。

  過了一會兒,女生伸了個懶腰,看了看面前的一堆食物,撅了撅嘴巴,起身離開了。

  旁邊的男生,目光頓時聚焦在剛才女生桌子上那堆吃剩了一半的食物上。

  眼看四周無人,他身體一動,迅速的移動到了女生的位置上。

  動作十分熟練,一看就很有經驗了。

  “真有錢,剩這么多東西,太浪費了,浪費是罪惡,哥來幫你解脫罪惡吧!蹦猩贿叝偪裢炖锶允5氖項l,一邊自言自語說道。

  盡管橙汁女生喝剩的,顯然男生也不在乎,往嘴里不停的吸。

  但突然,男生似乎感覺到一股冷意,下意識就抬了頭。

  剛才那離開的女生,竟然不知何時已經回來了,此時正一臉驚恐的看著自己。

  “天哪,你,你……我只是上個衛生間,你竟然偷吃我的東西……”女生真的不敢相信,是啊,現在這個社會,而且還是大學里,竟然還有人偷吃別人的東西?

  有這么窮的人嗎?

  一些學生被驚動,紛紛投射來目光。

  “對不起,對不起……”

  男生很尷尬地站起來,在眾人的注視下,匆忙離開了。

  “還以為已經不吃了呢,看來下次要確認對方已經完全離開才能去吃了!背隽说驴耸,男生自言自語地嘀咕道。

  “唉,我陸原混到這個地步,還真是慘啊,要不是沒錢吃飯了,誰干這種丟人的事啊!

  陸原嘆了口氣,摸摸肚子,好在剛才吃得快,算是混個半飽吧;厝バ獣䞍。

  一進宿舍,迎面走來一個寸頭男生,正是好哥們張輝。

  “陸原,剛才李夢瑤來了,讓把這個給你!

  張輝遞過來一個oppo-R17手機。

  見到手機,陸原心里不由一痛。

  李夢瑤是自己前女友,三天前剛分手,李夢瑤提出來的。

  這手機,當時候要三千多塊,是自己在外面干了一個月的零工才攢夠了錢,送給李夢瑤的生日禮物。

  現在陸原還記得李夢瑤收到手機時候那種高興的樣子,想起來就挺甜蜜的。

  現在,很顯然手機被人家嫌棄丟還給了自己。

  打開手機,屏保上是一行字。

  “陸原,破手機還你了,因為我用不上,我男朋友給我買了蘋果X,他很疼我,也有能力疼我,這一點,你永遠比不上!

  呵呵,說到底,都是一個字,錢。

  自己沒錢。

  “陸原,想開點!

  張輝說道,“我早就跟你說過,李夢瑤跟我們不是一路人,那貨長得太漂亮,穿衣打扮講究的都是名牌,不是你能養的起的。我們普通人就別摻和了,不然最后痛苦吃虧的都是我們!

  “再說了,你不也是和她有過關系嘛,你也不吃虧啊!

  “我沒碰過她啊!标懺f道。

  “不是吧,你們談了一年,你都沒碰過她?你們平時過節不都是一起出去在賓館一宿的嘛!”張輝一下子跳了起來,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。

  “開的是雙人床,什么也沒發生的!标懺f道。

  “不是吧!虧了好幾個億啊!”

  陸原想想,好像也確實虧啊。

  不過,自己是真的喜歡李夢瑤,也尊重她,所以,也從來沒有主動提出要發生什么。

  只是,唉,陸原又掂了掂手機,分手的唯一的好處,應該就是自己終于可以把自己的老式諾基亞給換了吧!

  正在這時,oppo手機滴的一聲,顯示來了一條短信。

  “經家族研究決定,三年期限已滿,天字輩子孫陸原禁令已被解除,從收到短信之日起,已獲得所屬財富的控制權!

  陸原盯著這條短信,不是吧,禁令解除了?

  自己可以支配財富了?

  不用再裝窮狗了?

  這條短信是李夢瑤手機收到的,陸原也并不意外。

  因為當時給李夢瑤買了手機之后,這個號碼也是陸原買的,并且充值都是一直陸原在充值。

  而為了給李夢瑤一個驚喜。

  陸原給家族留的聯系方式,也是這個號碼。

  其實,陸原這么做的目的,就是為了給李夢瑤一個驚喜。

  假如自己沒有和李夢瑤分手,假如李夢瑤還一直用這個手機,用這個手機號,那她就會看到這條奇怪的短信。

  到時候,陸原就會坦誠自己其實是一個超級富二代。

  給李夢瑤一個驚喜。

  可是,諷刺的是。

  李夢瑤和自己分手了,而且剛剛把手機還給自己,這條短信就來了。

  李夢瑤因為自己窮,和自己分手。

  她恐怕做夢也想不到,自己其實是個富二代吧。

  現在禁令解除,自己可以自由支配財富,還等什么呢?

  陸原出了學校,來到了市中心一所宏偉的歐式建筑跟前。

  這建筑前面停滿了各種豪車,而且多是那種商務豪車。

  進進出出一些人,也多是那種穿著昂貴的西服的成功人士。

  陸原這一身地攤貨,和那些人一比,寒酸的不行。

  但是陸原臉上毫無懼色,他哼了一聲,昂頭進了建筑。

  建筑的頭上,有四個大字“花蕊銀行”。

  “先生你好,你是要辦理什么業務嗎?”

  銀行大廳里,一個穿著黑色職業裝的女子,微笑的看著陸原。

  但是雖然表情是微笑,那也不過是因為職業的原因,而她的眼神里,怎么也藏不住一種鄙夷。

  是啊,眼前這個人,衣服普通,年齡吧,二十出頭,這種人一看就是那種鄉下來的吊絲大學生。

  要不是職業需要,女子根本也不愿意和眼前這男生多說一句話。

  陸原看了看女子,嘖嘖,國際銀行的水平就是高,這女人長得可真漂亮,白嫩的臉蛋,姣好的身材,往那里一站,也算是儀態萬千了。

  “我取點錢!标懺f道。

  “取錢,你有我們銀行的卡嗎?”女子問道。

  “額,沒有!标懺瓝蠐项^,自己真沒卡。

  女子一聽,目光里的鄙夷意味就更濃厚了,自從陸原一進來,她就看不起陸原,只是出于職業素養,才接待陸原說幾句話的。

  但是心里早已認定,眼前這個吊絲大學生,只不過是偷偷溜進來開開眼的。

  就像是看到一個很宏偉的建筑,心里好奇,進來看看。

  畢竟,花蕊銀行的地位和業務范疇,也不是一般人能接觸到的,來這里辦理業務的,都是衣服光鮮之輩,就陸原這年齡這穿著,根本不可能在花蕊銀行有什么業務。

  現在聽陸原這樣回答,心里更認定了自己的判斷。

  微笑也收斂了。

  干脆用一種帶有嘲諷的口吻說道:“不好意思,先生,我們這里沒有卡是無法取錢的。而且我們這里也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辦卡的,必須要提供資產證明,大于一百萬以上的資產才可以辦卡,而且開卡的時候,卡內的存款也要大于十萬。如果先生沒有什么其他的事情的話,就請離開吧!

  本來這女子,就看不起陸原,現在,干脆就直接表露了。

  下了逐客令。

  正說著,門口又進來一對中年夫妻,看穿著,都是很講究那種人。

  “王總,王夫人,你們來了,今天要辦理什么業務?”

  女子見到這兩人,態度頓時一百八十度轉變,笑容可掬的迎上去了。

  “小鄭啊,我怎么覺得你們銀行的檔次越來越低了,現在什么客戶都接待了?”這對夫妻看了看陸原,做出一副很厭惡的樣子,就好像和陸原站在一起,很掉價的感覺。

  是啊,有的人就是這樣,就是喜歡看不起別人,總覺得有一種優越感。

  “王總王夫人你們誤會了!

  女子心里對陸原更討厭,更鄙夷了,要是因為陸原,而得罪了王總夫妻,那就得不償失了。

  眉頭一皺,不耐煩的瞪了陸原一眼,“你怎么還不走?是不是要我叫保安趕你走?”

  “對不起,我的業務你還沒有資格辦理!

  陸原也毫不客氣的回了一句,向角落里的一個門走去。

  門上寫著“vip客戶接待室”。

  “你,給我回來!”

  女子踩著高跟鞋,急忙去追陸原,那里可是vip接待室啊,里面負責接待的都是銀行的經理級別的。

  這小子闖進去,經理怪罪下來,自己可要遭殃了。

  現在,女子心里確定,陸原絕對是一個吊絲進來搗亂的了。

  只不過,她的高跟鞋跑不快,等她追上去,陸原已經推門而入了。

  女子只是銀行大廳里的服務人員,也不敢擅自進去,所以看到陸原闖進去,她也不敢追進去了。

  “世界上怎么會有這種垃圾人啊!”

  女子擔心被領導責罰,在銀行里跺著腳,郁悶的說道。

  “小鄭你不用擔心!蹦且粚π胀醯姆蚱,也看出來了女子的想法,安慰說道,“如果你的領導怪罪下來,我們會給你證明的,我們都看到了,是那個小子不聽勸告,私自闖進去的,完全和你無關!”

  “嗯,多謝王總王夫人!迸蛹泵φf道,心里總算有點放心了。

  再說陸原此時已經闖進了vip接待室。

  里面一個三十多歲戴著眼鏡的男子,正喝著咖啡,看著報告,穿著灰藍色的西裝,看起來還挺有氣質的。

  看到陸原,不由一愣。

  怪不得他,這男子是銀行vip部門經理,工作就是專門接待vip客戶。

  花蕊銀行本身就是銀行中的戰斗機,就算是普通客戶也都是了不得的人物,更別提vip客戶了。

  所以,這男子每天的接待的客戶,那都是人上人。

  首先,年齡大多數都是四五十歲那種,其次,無論是穿的衣服,還是戴的手表之類的,無不彰顯著高貴的身份。

  但是陸原,跟這些形象,完全不搭邊。

  “請問你是?”經理還是有點涵養的。

  “哦,我是來取錢的!

  “你有我們的vip銀行卡?”

  “我不用卡!标懺f道。

  “那你怎么取錢?”經理坐著不動,狐疑的看了看陸原,心里則算計著,這小子弄不好是個神經病,那個鄭玥也不知怎么搞的,竟然讓這小子就這么闖進來了,幸好現在沒有vip客戶,要不然,突然這么冒失闖進這個小子,嚇著了客戶那就不好了。

  回頭一定要好好的訓斥訓斥鄭玥。

  “我用指紋!标懺f道。

  經理一聽這個,頓時目光一動,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。

  經理站起來,并不是表示憤怒,而是表示一種尊重。

  畢竟,地位高的坐著,地位低的人站著。

  沒錯,雖然銀行取錢肯定要銀行卡,就算vip也有vip卡,但是,花蕊銀行也提供了指紋服務,這是為那些地位極高或者身份極其特殊的人準備的。

  當然了,這種人極少。

  就像這個花蕊銀行點,一年也不過一兩個用指紋取錢的。

  盡管看著陸原根本不像這種人,但是經理有不敢怠慢,假如要是真的呢?

  很快就讓人拿來了指紋機。

  陸原用大拇指一按。

  一聲尖銳的報警聲。

  頓時,經理神色立刻嚴峻,盯著陸原,那架勢,看樣子就是馬上就要叫保安。

  “別激動,別激動!

  陸原急忙說道,“說實話,我也不知道哪根手指,你耐心點,等我再試試!

  經理點了點頭,但是警惕之色還是沒變。

  心說這小子,我越看你越像是個閑得沒事來找樂子的騙子。

  陸原也不理會他,又試了幾根手指,最終,滴的一聲!

  驗證成功了!

  這一下,經理的臉色一下子從剛才的嚴峻警惕,變成了滿面春風。

  “啊,陸先生,剛才真是得罪得罪,我叫張澤,是vip部門經理,以后還請多多照應!

  陸原驗證成功之后,名字自然也顯示在機器上了。

  張澤弓著腰,伸出雙手,以一種極低的姿態,和陸原握了手。

  “請隨我來!

  接著,張澤在vip房間里按了一下,墻壁就好像電影里一樣無聲的分開,里面是全金屬的過道,亮著瑩白的光芒。

  兩人走了一會兒,來到一個有密碼的金屬門口。

  “陸先生,請驗證虹膜!

  陸原點點頭,驗證了虹膜成功,最后,想密碼的時候他費了一會兒工夫。

  因為這個密碼是三年前家族告訴他的,因為這三年來,他一直在忍,所以密碼也從來沒派上用場過,幾乎都要忘記了。

  終于,全部驗證成功。

  金屬門,緩緩的打開了。

  里面是一個單間,四周全部都是保險柜。

  “陸先生,這邊的保險柜里全部都是金磚!睆垵纱蜷_東邊的一排保險柜,頓時,房間里閃爍著金色的光芒,這些金條,都是2000g一條的,每10塊,放在一個透明盒子里,每10個盒子,陳列在保險柜一層,每個保險柜有五層,一共五個保險柜。

  一共多少金塊,陸原也懶得數了。

  “這邊,是名表!睆垵捎执蜷_西邊的保險柜。

  也是五個保險柜,每個里面五層,每一層都是各種瑞士名表,而且大多數都是限量版的,隨隨便便一個勞力士古巴紀念表,都價值一百多萬的,陸原也懶得數了,大概一共幾千塊名表吧。

  “這邊,是美鈔!

  張澤又打開南邊的保險柜,里面一疊一疊的百元美鈔,堆積成山了。

  “我拿點人民幣!标懺f道,“你給我取個一百萬出來,要現金!

  “好,陸先生請稍等!

  張澤打開北邊的最大的保險柜,里面全部都是人民幣,簡直排滿了整個墻壁,就好像到了圖書館一樣。

  “就裝這里吧!

  說著,陸原扔給張澤一個臟兮兮的黑色塑膠袋。

  張澤一愣,用塑膠袋裝人民幣?這也太隨意了吧,不過再一想陸原的打扮,再看一看陸原的財富,這一百萬連九牛一毛都不到啊,人家也不用在意。

  也沒多說,給陸原裝好了。

  陸原也不廢話,提起來就出去了。

  而張澤想跟上,不過他還要把保險柜一道道的鎖上,所以也沒來得及出來。

  此時,大廳里。

  鄭玥正焦急不堪。

  眼看著陸原進去已經很久了,一直都沒有出來。

  到底是個什么情況,她心里沒譜。

  想沖進去看看吧,可是自己級別又不夠。

  而且,鄭玥百分百認定,陸原絕對是一個無聊的吊絲,一旦被經理發現,肯定會被轟出來。

  正在這時候,鄭玥就看到陸原提著一個黑色塑膠袋出來了。

  咦,這家伙剛才進去不是空著手的嗎?怎么出來之后,手里還提著東西了呢?

  “站住!”

  鄭玥沖上去一把抓住陸原。

  “干嘛呢你?”

  陸原沒想到這女人還來找事。

  雖然之前這女人瞧不起自己,但是陸原也并沒有想打臉她,說真的,要打臉她很容易,直接跟張澤說了就行了。

  所以,陸原拿了錢之后,就想著直接離開銀行的。

  卻沒想到突然被鄭玥抓住了手腕,一下子淬不及防,塑膠袋一下子掉了,嘩啦啦,袋子里的錢,瞬間滾了一地都是。

  鄭玥看呆了。

  那個姓王的夫妻也看呆了。

  銀行里取錢的人,都看呆了。

  雖然花蕊銀行的客戶都不錯,但是這用塑膠袋提著一百萬出來,還真是活久見。

  “這錢,是你偷的?!抓小偷啊!”

  鄭玥說這句話的時候,自己其實也不怎么相信,開玩笑,銀行安保這么好,怎么可能隨隨便便一個吊絲就進來偷走一百萬呢?

  只是,如果不是偷的,鄭玥真的不知道這錢是哪來的。

  “抓住他,抓住他!”

  那對王姓夫妻,也沖上來抓住了陸原。

  頓時,大廳里就更熱鬧了。

  很多人看一看陸原的樣子,再加上鄭玥穿著銀行制服說抓小偷,所以大都覺得陸原真的是小偷。

  也就在這個時候。

  張澤終于鎖好了保險柜,一看陸原已經出來了,他急忙小跑著也跟著出來。

  其實,張澤出不出來都沒關系了,畢竟人家陸原業務已經辦理完成了。

  但是,張澤干了十幾年的銀行業,從來也沒遇到過陸原這么牛逼的富豪,所以,當然也想拍馬屁了。

  所以,急忙跑著出來,就是假如能追上,親自幫陸原開開門,或者送陸原上車,再說幾句恭維的話,讓自己在陸原心中有個印象,那就值了。

  哪里想到,出來竟然看到這樣一個場景?

  鄭玥一群人緊緊的抓住了陸原,還大叫著抓小偷。

  張澤心臟都嚇得跳出來了,他雖然不知道陸原的具體背景,但是陸原的保險柜里那些金條名表美鈔,加起來恐怕幾百個億都有了吧,這種人會是普通人?

  現在被自己的手下職員,還誤認為是小偷,抓著在眾目睽睽之下羞辱?

  要是陸原發起火來,自己這個經理瞬間被撤職也是分分鐘的事情吧,不僅僅是撤職,自己也許一輩子都無法從事銀行業了。

  “你們在干嘛?”

  張澤急忙跑過去,還沒來得及開口。

  鄭玥卻興奮的沖著張澤邀功道,“張經理,這里有個小偷,被我抓住了!”

  說完,鄭玥還美滋滋的。

  心想,這次能受到表揚了。

  張經理可是花蕊銀行金陵分行的一把手,能得到他的賞識,自己的好處,那可就是大大的。

  “放手!”

  誰料,鄭玥怎么也沒想到,張澤先是粗暴的推開了她。

  不僅如此,張澤還粗暴的推開了同樣抓著陸原的王姓夫妻。

  “陸先生,你沒事吧?對不起,對不起!這是我的失職,我向你賠罪!”張澤急忙給陸原賠禮道歉。

  看張澤的樣子,恨不得自己給自己幾巴掌,只要能讓陸原諒解。

  鄭玥傻傻的看著這一切。

  看著張澤極盡討好陸原。

  她終于明白了。

  這個被自己瞧不起,還被自己言語侮辱的吊絲,原來是個級別高到不可想象的客戶。

  因為,她從來沒有見過張澤這樣過。

  “你還愣著干嘛,趕緊給陸先生道歉!”

  張澤朝鄭玥吼道。

  這個笨女人,差點害死了自己了。

  鄭玥這個時候就聽話多了,不用張澤吩咐,早就恭恭敬敬給陸原道歉,還很有心機的鞠了一躬。

  只不過陸原根本沒看她,這讓鄭玥心里暗暗覺得可惜。

  “陸先生,以后有什么吩咐,盡管給我來電!

  張澤親自把陸原給送出了銀行,又主動遞給陸原自己的名片,堆著笑臉,“陸先生,就算不是銀行的事,生活上的事,只要你覺得我能為你效勞的,請你盡管吩咐!

  張澤這是鐵了心,要和陸原套近乎呢。

  “好,多謝張哥了!

  陸原也禮貌的回了一句,畢竟人家這么熱情呢。

  這一句張哥,讓張澤的心里受寵若驚,嘖嘖,這富少真沒有架子啊,竟然叫了自己一聲哥,看來這近乎是套上了啊。

  提著一大袋現鈔,陸原不禁又想到了李夢瑤。

  真沒想到她竟然是這種人,陸原的心里,不禁又有幾分難過。

  要是李夢瑤知道自己其實是個超級富二代,半個地球都是自己家族的,她會怎么想?

  “陸原,你在哪呢,趕緊來上課了,這節課是管理學啊,你可別遲到了!”

  張輝發來了一條信息。

  管理學老師叫鄭谷,一個很尖酸刻薄的老師,最不喜歡學生遲到,據說遲到三次,直接掛科。

  陸原不敢怠慢,提著塑膠袋一路狂奔,連宿舍都來不及回去了,直接來到了教學樓。

  “報告!

  緊趕慢趕,還是遲到了。

  陸原站在門口,感覺全班人的眼睛都盯著自己。

  足足有三十秒鐘,鄭谷看都沒有看陸原,還在那里滔滔不絕的講課。

  似乎完全無視了陸原,那氣氛,要多尷尬,有多尷尬。

  “撿垃圾都撿的忘記了時間了?遲到了你知道不?你到底是學生還是流浪漢?”

  終于,鄭谷扶了扶眼鏡,一連串的炮火。

  很明顯,這些問題,并不需要回答,這,只是在侮辱。

  班里大部分學生,都哄堂大笑起來。

  沒錯,誰都能看到陸原手里提著那個很大的塑膠袋,的確很顯眼,畢竟里面裝了一百萬呢。

  而且,陸原穿的破舊,再加上這一個垃圾袋一樣的,確實很像拾荒的。

  “來,把塑料袋打開,讓大伙兒看看你都撿了什么寶貝!

  鄭谷又調侃道。

  哄!

  班級里又是一陣笑聲。

  “不用了!

  陸原淡淡的說道。

  鄭谷雖然是老師,但是為人并不咋地,很看不起那些貧窮的學生,但是對于家境不錯有地位的學生,鄭谷一向都和顏悅色的。

  陸原不喜歡這種兩面的人。

  “哼,帶著你的寶貝,回到你位置上去!記住了,再遲到兩次,我的課你就別想拿學分了!真是越窮越沒出息!”

  看陸原這樣,鄭谷也覺得沒意思了,喝道。

  陸原乖乖的遵從。

  從門口到位置上。篇幅有限,關注徽信公,眾,號[紅衣文學]回復數字“168”,繼續閱讀高潮不斷!

  不少同學都盯著他手里的塑膠袋看,有的相互之間還交頭接耳,然后發出一種嘻嘻的笑聲,估計都是在說他撿垃圾的事情。

  回到位置,陸原并沒有聽課。

  趴在桌子上睡覺,今天這一番折騰,實在有點累。

  這就是大學的好處,上課的時候,只要你不講話不搗蛋不影響其他同學,你想干嘛都沒人管你。

  正睡著,陸原就感覺到胳膊被人拍了一下。

  一看,竟然是李夢瑤。

  “這些,都是你的?”

  李夢瑤指著那個塑料袋,此時,已經被打開了,里面一疊一疊的人民幣,全部露出來了。

  此時,李夢瑤臉上沒有分手時候那種冰冷和輕蔑了,露出的是一種說不盡的媚意。

  陸原心里卻泛起一陣惡心,也沒答話,提起塑料袋就走。

  “親愛的,親愛的!”

  這下,李夢瑤急了,在后面大聲的喊著。

  別的還沒什么,但這一句親愛的,頓時讓陸原心里一軟,他還記得自己和李夢瑤確認男女朋友關系那一晚上,李夢瑤不再叫他陸原,而是叫他親愛的。

  當一個女孩子這么叫自己的時候,是男人都會涌出一種保護她一輩子的欲望。

  現在又一次聽到李夢瑤這么叫自己。

  他不由得停下,回頭。

  耳邊,卻傳來一陣哄笑。

  陸原愣住了,自己并沒有離開位置,只是站起來了,那個塑膠袋依然好好的在自己腳邊,并沒有打開,李夢瑤也根本沒有和自己講話。

  剛才,只是一場夢。

  但是,李夢瑤卻的確在喊“親愛的!

  只是,她看的人,并不是陸原,而是門口一個捧著藍色妖姬的男生。

  看到這男生,陸原心里不是滋味。

  他就是李夢瑤的新男友杜亮。

  杜亮長得不咋地,臉上比較粗糙,身材也比較矮壯,但是身上的衣服都是名牌,什么李維斯,路易威登。

  家里比較有錢,號稱“中文系小王子”。

  很快,陸原弄明白了怎么回事。

  現在已經下課了,杜亮是來接李夢瑤的,李夢瑤看到杜亮大喊親愛的,因為李夢瑤這一稱呼,自己實在太熟悉了,畢竟以前李夢瑤都是這么叫自己的。

  所以自己醒了,下意識站起來了。

  看到陸原傻傻的站起來,班級里又哄笑起來。

  畢竟都知道陸原和李夢瑤的事情。

  “哎呦,我叫我男朋友,你怎么站起來了?”

  李夢瑤親熱的挽住杜亮的胳膊,聽到同學哄笑,回頭正看到陸原傻傻的看著自己,李夢瑤嘴角浮出幾絲不屑。

  “小子,你要是敢再騷擾瑤瑤,小心我找人削你!”杜亮指著陸原,張口就罵。

  對陸原,他當然不放在眼里。

  自己不但有錢,而且就是金陵市的人,社會上的混混也認識不少,平時這個哥那個哥的,自己都有來往。

  說真的,杜亮這一罵,班級里有些男生其實心里還是不爽的。

  雖然這些男生也不一定看得起陸原,但是不管怎么說,杜亮一個外班的人,跑到自己班級里耀武揚威,泡自己班級的妹子,確實有傷自尊啊。

  “別生氣了,親愛的,他只是一個沒錢的窮吊絲罷了!

  李夢瑤的目光里,此時滿是鄙夷,早已沒有以前的一絲情意。

  “夢瑤!”

  突然,一個女生站起來,“夢瑤,你太過分了一點你知道嗎!我真沒想到你和陸原分手,而且是你把陸原甩了!”

  女生顯得有幾分激動,看起來似乎憋了很久的話要說了。

  這女生叫張遐。

  和陸原的關系,和李夢瑤的關系都很不錯。

  可以說,以前陸原和李夢瑤沒分手的時候,他們三人關系都挺好的,經常在一起玩,有時候一起聚餐之類的。

  “張遐,你!崩顗衄幱悬c不知所措。

  “夢瑤,你一向虛榮我是知道的,但是我沒想到你竟然這么虛榮,甩了陸原跟杜亮這種人,杜亮的名聲你不知道嗎?幾個月換一次女朋友,迎新的時候還誘騙新生,你跟這種人就是為了錢對吧!可以你為什么要傷害陸原呢,錢對你來說就那么重要嗎,你知道陸原對你有多好嗎,你還記得那天夜里深夜里你發燒,我們打不到車,是他背著你走了好幾里路去醫院的你忘了嗎?在醫院里掛點滴的時候,因為天氣冷,他把衣服都脫給你穿了,自己凍的在醫院門口跑步取暖你忘記了嗎?后來回來了,你說你想喝粥,那時候已經是深更半夜,他又出去跑了很長時間,最后給你買來了你也忘記了嗎?”

  “他是真心喜歡你,照顧你,你說你想換個手機,他在外面給人飯店打工一個多月,給你買了手機,他買手機的時候我和他一起去的,你知道他買到你一直渴望手機時候的喜悅嗎?簡直比買給自己還開心!”

  “夠了!”

  李夢瑤有點惱羞成怒,“張遐你要還當我是朋友,就不用說了!我和陸原分手是正確的,他就算累死累活,那又怎樣,還不是一部oppo,杜亮給我買了一部蘋果,不好意思,比起oppo,我更喜歡蘋果!

  “李夢瑤,你變了,你變得虛榮,變得浮華了!睆堝谟悬c恨鐵不成鋼的說道。

  說到底,她也依然關心李夢瑤,畢竟她們也算是好朋友。

  “張遐,你有什么資格說我!你以為我想和你交朋友嗎?以前我以為你爸爸是科長,所以才和你交朋友的,但是后來才知道你爸爸不過是一個干事,早知道這樣,我才不交你這個朋友呢,行了,你別多說了,你要是不喜歡,從今天開始,我們絕交!”

  說著,李夢瑤挽住杜亮的手,嬌滴滴的說道,“親愛的,我們走吧,別讓這些垃圾掃了我們得興致,對了,今晚我們去吃牛排,是嗎?”

  李夢瑤趾高氣昂的挽著杜亮走了。

  “好啦,別看啦!他們都走了!

  張遐和陸原挺熟的,此時拍了陸原兩下,“我知道你剛失戀很痛苦,走吧,姐姐請你吃飯,去百盛園!”

  百盛園是學校里比較好的餐廳。

  “今天就不了!闭f實話,陸原現在確實沒什么心情,尤其是剛剛發生了那些事情,“過幾天,我請你去吃米其林!

  “真的假的哦!”

  張遐興奮的說道。

  不過想想也不可能,米其林是國際知名餐廳,金陵也有一個三星的米其林,消費高的嚇死人,聽說人均要八百以上的。

  張遐只是覺得陸原是和自己開玩笑。

  不過事實上,陸原當然請得起,別說米其林,就是世界上任何一家頂級的餐廳,陸原一天三餐去吃,也吃得起。

  “那好,我等著你哦,哈哈,我還從來沒去過米其林呢!”

  張遐半開玩笑的離開了。

  陸原提著塑膠袋,和同宿舍的張輝,宋純,也往宿舍走。

  走到半路。

  “哎哎哎,宿舍里怎么沒人啊,我回來了,兄弟們都趕緊回來吃東西啊!”

  306宿舍群里突然冒出一條消息。

  這個群里面一共就四個人,全部都是陸原宿舍的。

  “陳鋒這家伙回來了?陸原,快走,回去吃好東西!”

  “不知道這家伙,這一次能帶什么好吃的,嘎嘎!

  三人二話不說,加快步伐,就往宿舍沖去。

  陳鋒和他們一個宿舍的,但是不是同院系的。

  陸原他們三個,都是管理系的,但是陳鋒是藝術系的。

  藝術系宿舍正好不夠,所以就分到他們宿舍了。

  陳鋒因為是藝術系的,系里面經常會組織全國各地寫生之類的,陳鋒經常出去半個月一個月的,大家關系都挺不錯的,陳鋒每次出去,都會帶寫生地方的特產回來。

  三人如狼似虎,回到宿舍。

  張輝迫不及待的推開門,“哎呦,鋒哥,好吃的在哪呢?”

  話剛說完,張輝就愣住了。

  隨即,張峰臉漲紅了,神情顯得也十分的局促。

  緊接著的宋純也跟張峰一樣了。

  陸原是最后一個進來的。

  他也愣了一下,因為陳鋒的床上,坐著一個女生。

  女生很漂亮,白色的打底褲,一件大三角黑色上衣,配上駝色的圍巾,一條垂墜感極好的窄裙,看起來很有文藝氣息。

  “哥們兒,來來,我介紹一下,這是我最近交的女朋友,何敏,也是我們學校的,藝術專業的!

  這時,陳鋒從衛生間走出來了。

  陳鋒長得也挺帥的,一米八,劉海比較長,看起來有一種神秘和陰柔的感覺。

  “敏敏,這是我宿舍里的好兄弟,陸原,張輝,宋純!

  “你們好!

  何敏顯得不是很熱情,但是倒是也和陸原他們打了招呼,態度嘛,中規中矩,不冷不熱。

  “對了,陸原,聽說你和李夢瑤分手了?”陳鋒嘆了口氣,突然又一笑,拍了拍陸原,“不過老陸你也別難過,我今天和敏敏來的時候,已經說好了,待會兒我們寢室的兄弟,和敏敏她寢室的女生們,聚一聚,大家做一個聯誼寢室,跟你說,敏敏寢室的妹子們,都很漂亮的,待會兒,你們好好發揮發揮啊,哈哈!”

  “哇,真的啊!”

  頓時,張輝和宋純兩人,都抑制不住了內心的狂喜了。

  何敏是藝術系的,寢室的妹子肯定質量特別高啊。

  只是,冷靜下來,張輝兩人心里也泛嘀咕,自己都是很路人的那種吊絲,長得不帥,家里也沒錢,連普通的女生都追不到,又怎么能泡的上藝術系的妹子。

  “嗯,我已經訂好了地點,東籬小酒吧,那我們準備準備,這就過去吧,敏敏,你寢室的美女們已經動身了嗎?”陳鋒說道。

  何敏點點頭:“剛才九兒給我發了微**信,她們都已經到了!

  說著,何敏又看了看陸原他們,“對了,你們三人也換一下衣服吧,換你們最好的衣服吧,我和陳鋒到外面等你們!

  “兄弟們,快點啊!”

  陳鋒擠了擠眼睛,帶著何敏出去了。

  兩人就在宿舍樓大門口等著。

  何敏皺了皺眉頭:“陳鋒,你們宿舍這三個男生,也太一般了吧,看著好像都是很普通的男生啊,除了那個陸原長得還有點味道,但是穿的也太次了,而其他兩個也就是大眾臉,我們宿舍姐妹們肯定看不上的啊,而且我看了他們桌子上的用品,也很普通,沒錢也沒啥品味,虧你還在我面前夸他們多好多好!

  “這幾個哥們人品都很好的,尤其是陸原,你不知道他對那個李夢瑤有多好,為了李夢瑤,他在外面打工一個多月,賺來三千多塊錢,給李夢瑤買了新手機呢!标愪h說道。

  “真傻,還不是被人甩了?”

  何敏撇了撇嘴。

  隨即又說道,“那又怎么樣,九兒她一套化妝品都三千多了,而且九兒這個人,嘴巴特別毒辣,要是看不起你宿舍的人,到時候我怕他們下不了臺,而且你們宿舍的人,和我那幾個姐妹,根本就不是同一路人的感覺!

  “那怎么辦?”被女朋友這么一說,陳鋒也覺得有點道理。

  雖然自己為宿舍兄弟們的感情生活日夜操勞操碎了心,但是,如果兄弟們被鄙視了,這也不是陳鋒希望看到的,“只是現在都已經說出去了,總不可能就這樣算了吧,他們肯定也會多想的!

  “唉,就這次吧!焙蚊魺o奈的說道。

  正說著,張輝陸原他們已經出來了。

  張輝和宋純都換了自己最好的衣服,宋純還穿了自己平時舍不得穿的一雙兩百多買的李寧鞋子。

  只有陸原,還是原來的樣子。

  “陸原,你怎么沒換啊?”何敏說道。

  “我穿的已經是我最好的了!

  一句話,何敏無話可說,心里嘆了口氣,希望九兒到時候善良點,別捉弄這家伙。

  此時,在東籬小酒吧。

  幾個女生圍坐在一張桌子上,嘰嘰喳喳的說著話。

  這幾個女生,都很吸引眼睛,個頭高挑不說,也會打扮,看上去膚白貌美。

  尤其是最中間那個,眼月彎彎仿佛有靈動的秋水一般,一笑一顰,足以讓人醉倒,細細的長腿讓人看了流連忘返。

  “九兒,你今天上午回來之后有點不高興,到底怎么回事嘛,說說嘛?”

  旁邊的女生,問最中間那個。

  “一開始我不高興,不過現在我回想起來啊,只想笑了!鼻鼐艃赫f道。

  “啥,九兒你快告訴我們!

  “是啊是啊,快說快說!

  女生們還真的挺喜歡八卦的,頓時都被勾起了好奇心。

  “其實事情也很簡單,上午我在德克士里吃飯,當時在我旁邊坐一個男生,一直在看*書學習,雖然穿的很破爛,但是很認真,一開始我還挺佩服他的。只不過,后來我去了一下洗手間,回來之后你們猜怎么著?”

  “怎么著?”女生們眼睛瞪得更大了。

  “那個男生竟然坐到了我的位置上,拿著我吃剩的大吃起來,喝著我喝剩下的飲料,吃的那叫一個狼吞虎咽啊,當時真是把我嚇呆了!”秦九兒說到這里,又拍了拍胸脯,似乎還很害怕一樣。

  “不是吧,還有這種人?”

  “我知道了,那男生肯定沒錢吃飯,以為九兒走了,去吃剩飯呢!”

  “哇,這年頭還有這樣的男生啊,太丟人了吧!”

  “反正如果是我,我沒這個臉!

  “這種男生真吊絲啊!

  “算了,別說這個了,我們聊些開心的吧!鼻鼐艃赫诡佉恍,“我剛才給敏敏發了信息說我們已經到了,陳鋒宿舍里三個男生也一起過來了,嘻嘻!

  “聽說是管理學院的,哇,學管理的男生,一定挺帥的吧!

  “學管理,那將來豈不是要當總裁啊,哇嘎嘎,一定要釣到一個啊!

  “聽說學管理的都是富二代啊,不知道我化妝有沒有太過啊!

  說著,女生們紛紛掏出小鏡子,對著鏡子擠眉弄眼,力求做到精益求精。

  這個時候,陸原他們一行也進來了。。

  “走吧,我們過去!标愪h笑了笑說道。

  張輝和宋純兩個家伙,臉上又興奮又緊張。

  “九兒,娜娜,曼曼,我們來啦!”何敏跟姐妹們打著招呼,來到了跟前。

  “敏敏,陳鋒!”

  只不過,當秦九兒等人看到張輝和宋純兩人之后,本來熱情興奮的心情,一下子冷了。

  這兩個男生很普通嘛。

  她們完全沒什么興趣。

  “你們剛才在說什么啊,我老遠就看到你們在笑!

  何敏說道。

  她和陳鋒是雙方的介紹人,只有他們和兩邊人都熟悉,她知道,氣氛主要靠自己和陳鋒來調動。

  眼看著秦九兒等人的情緒開始下降,她只能來提升下氣氛。

  “有什么高興的事,說說啊,大家一起高興高興!焙蚊衾^續說道。

  “沒什么了,就是九兒在德克士里遇到一個男生的事情,九兒,敏敏還沒聽過呢,你就說說吧!鳖櫮日f道。

  秦九兒也就把一個男生偷吃她東西的事情說了。

  大家聽完,都笑了一會。

  “都坐吧,張輝,你坐陳曼的旁邊吧,宋純,你坐顧娜的旁邊吧!

  何敏說道。

  這是她故意這么安排的。

  因為姐妹們里面,秦九兒是最漂亮的,要求也是最高的。

  而陳鋒宿舍里面,雖然穿的都很普通,但是陸原是長得最可以的。

  所以何敏暗中把陸原安排在秦九兒的旁邊,自然也是為了控制秦九兒的情緒。

  畢竟如果把宋純或者張輝安排在秦九兒旁邊的話,秦九兒說不定更郁悶。

  當然了,何敏也很清楚,就算把陸原安排在秦九兒身邊也沒用,秦九兒肯定看不上陸原,畢竟陸原那一身穿著,太吊絲了。

  只是,矮子里面挑將軍,何敏也沒辦法變出一個高富帥啊。

  “怎么只來了兩個男生啊?”

  秦九兒說道。

  “噢,陸原他去洗手間了,馬上就來!标愪h說道,“我們先點一些吃的吧,你們聊天啊,隨便聊啊,哈哈,大家都是年輕人!

  于是,陳曼和張輝,宋純和顧娜,也就一句有一句沒有的聊天。

  陳曼和顧娜,不太想聊天,但是也得給陳鋒和何敏的面子啊,也不能太裝了。

  而張輝和宋純,別看私底下也是話癆,平時插科打諢也都會,但是一碰到漂亮妹子,頓時就有點舌頭打結,大腦抽筋,說話都不利索了。

  反正就這么磕磕巴巴的聊著。

  秦九兒對張輝和宋純一點興趣也沒有,此時對聊天也沒一點興趣。

  她的心,一直都在那個還沒有來的陸原的身上。

  看到張輝和宋純,已經讓她本來期盼的心情冰冷了許多。

  此時,她只希望那個陸原是一個管理學院的學霸和高富帥,是為了繼承家業所以來學管理的真正的富二代。

  “九兒,你在干嘛啊,怎么老是往衛生間的方向瞧啊?”

  顧娜笑著說道。篇幅有限,關注徽信公,眾,號[紅衣文學]回復數字“168”,繼續閱讀高潮不斷!

  “不用說了,一定是看那個陸原啦!标惵残χf道。

  這兩人說實話,對陸原也是挺期待的。

  雖然陸原不是坐在她們的旁邊,但是同樣的,張輝和宋純讓她們失望,所以她們只希望陸原是個高富帥了。

  “哎,陸原!”

  正在這時候,陸原出來了,陳鋒急忙招手讓他過來。